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纽约蓝蓝 > 纽约蓝蓝:疫情中的纽约人(3/6&3/7)

纽约蓝蓝:疫情中的纽约人(3/6&3/7)

3月6日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叫Alexa开播今日新闻。新冠新闻全部占了各家的头条,其次就是如火如荼的总统大选新闻,拜登在民主党党内获胜让温和派松了一口气,因为害怕桑德斯得胜。
 
目前美国有200多例新冠,其中西雅图是重灾区,所以那边的民众也最为恐慌。其中一家老人院里死了很多人,几乎占了美国死亡人数的半壁江山。新冠的确对老年人的威胁最大,所以美国的防护政策会明显向老年人倾斜。但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是病例几乎都是相关的。我们镇的那个病人就是因为曼哈顿的那个律师而传染上的,这一个人就传染了差不多30人!
 
今天通往曼哈顿的交通比昨天还堵,说起来星期五应该很轻松的。听说很多人都不敢坐地铁而开车进城了。平时大家很少开车进曼哈顿上班的,一是太堵,根本没个准点。二是太贵,过桥费就15美金,曼哈顿中城停一天起码得50美金,一天下来60几。但是疫情当前,保命要紧。估计下周开始很多公司要在家上班了。堵车于我的好处就是我可以在车里敲下这些文字。一旦开始上班就忙死了,手机都没有时间拿。
在家上班对我们这样的软件公司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平时就是这样的模式,同事散布在全世界。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影响是巨大的。据说唐人街从一月开始生意就很受影响了。
 
现在中文平台上的虚假信息实在太多,防不胜防,即使小心翼翼还是会中招。一看见耸人听闻的消息我都会先到英文正规媒体上去查一查。美国正规媒体会有左右倾向,但是不太可能发生虚假信息,因为一旦发生就是翻车事故,身败名裂,新闻界再无立足之地。所以我一在华尔日报任职的朋友对某些造谣的中文媒体尤其愤怒,因为他们完全没有任何职业操守,多次有意发表虚假信息。
 
学新闻的人都知道确认信息的真实性是第一重要的,不同于我写的这种小文章,可以发表自己的主观感受,可以任意抒情。但是新闻就是要讲客观冷静,让事实说话。
 
昨天的纽约时报就登了一个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Bruce Aylward)到中国调查以后的访谈,他就表扬了很多中国防疫的措施,认为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纽约时报被很多中国人视为反华媒体,这会表扬中国可惜却没有被大多数的中国人听见。
 
进门消毒成为每天上班的必修课,上班的时候忙忙碌碌完全没有时间考虑疫情,也是一个很好的mental break. 今天因为另外一个新设计师入职,我必须到公司去,不然周五一般大家都是在家上班的。这次一口气招了3个设计师,一下子感觉队伍壮大了很多。而且无意间发现整个设计师部门全部是亚洲人!当时绝对没有故意这样。但是坦率地说都是亚州人沟通上的确舒畅很多,很多东西一点就通。
 
午餐时间我们仍然决定外出,到洛克菲勒中心附近的一个韩国餐馆。街上人流和平时相比差不太多,但餐馆里的人显得是冷清了一些,感觉新冠的阴影已经慢慢飘到了每个人的头上。
 
一回公司就收到人事部关于疫情的邮件,除了一些常识以外,通知最近暂停到中国,韩国,日本,伊朗和意大利5国出差。如果从这些地区回来必须在家隔离14天。在必要的防护措施里说到洗手消毒,不要摸脸,不要和病人近距离接触等,仍然没有提到戴口罩的事。似乎整个西方的医疗机构都和口罩结下了深仇大恨。我个人觉得想戴的就戴,我在飞机上就戴了,也没谁多看我一眼。戴的人多了也就成习惯了, 这没准是一个有趣的社会实验。就像我在亚特兰大遇到的那个开uber的黑人大妈一样,她其实很想戴,怕我们觉得怪所以不敢戴。而我们又怕她觉得怪不敢戴。最后一旦戳破大家就都戴上了。其实可能很多纽约人也很想戴口罩呢!
 
孩子学校普林斯顿也给学生发了邮件强烈反对学生在春假时去上述国家旅行。我现在最犹豫的是是否应该继续春假和女儿去西班牙的计划,虽然西班牙的疫情比美国轻多了,去那里应该算逃难。反正下周得密切注意西班牙的疫情。
 
下班时下起了雨,前面的汽车尾灯变得模糊不清,纽约顿时有了一种忧郁感。被瘟疫眷顾到底不是件好事,但是恐慌我倒没有,雨过总有天晴时。
回家看新闻读到一条让我啼笑皆非的消息:纽约市长白斯豪(Bill De Blasio)以身作则,亲身体验不戴口罩坐地铁,宣传美国官方的戴口罩无用论,给广大市民定惊。一打听就只坐了一站。
如果他真的染上了新冠那纽约人估计就都戴口罩了。毕竟4年了没有一点亮眼的政绩,如果为疫情“牺牲”了,他肯定能被人民记住!想起那个信誓旦旦的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当时不也是强调可控可防吗?结果自己染上了。为什么全世界的政客表现得都是差不多的呢?
我知道疫情在美国难免要轮为政治工具,各个政客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指望着为大选服务。不过不管是忙着加分的,还是怕被减分的,都不敢把事搞砸了。不管是谁,哪个党派,防疫做得好我自然会投你,做得不好就等着挨骂吧。
 
3月7日
 
今天周末,按理可以睡懒觉,可是一到8点就醒了,不像年轻的时候逮着个机会就能睡好久。
 
第一件事想去搜一下是否有美国新冠的及时地图,结果没有找到,但是和我一样在搜索的人还不少。还是中国人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个叫“一亩三分地”的公号早就做好了美国疫情地图,查起来非常方便。我就下载了New York Post的app,这种纽约本地小报的速度会更快一些。
 
看它头版的顺序你大概就知道纽约人目前对新冠的关注点了。居然没有一个是真正的新冠新闻,唯一一个靠边的是在骂拜登利用新冠攒政治资本。不过下面的流行话题里,新冠症状排在第一位,看来读者最关心的是这个。我估计明天的头版会让位给新冠了,报纸始终有些滞后,不像电视反应那么快,每天各级领导主播轮番上阵讨论。(注:刚才发稿前再看一眼,纽约确诊已经上升到76例,州长宣布州进入紧急状态,看来网站是及时更新的)。
果不其然早上纽约州已经确诊44个,新泽西州4个。如果了解纽约的人应该知道大纽约地区包括了纽约市和新泽西北部,还有康州一部分。这个地区目前有近1000万人口,区域非常大。神奇的是真正在纽约市只有1例!大部分是在威彻斯特和长岛。但是目前纽约市有2700人在隔离,大部分人都是和一位超级感染者的律师有过接触的人。所以目前纽约市长说还没有必要提倡在家办公和关学校,但是在一切都取决于这2700人里能确诊多少,疫情随时有可能变化。我估计到下周一各方面会严厉很多。
 
值得密切关注的是华盛顿特区,有两个后来确诊的纽约人去那里参加一个很具影响力的以色列组织AIPAC的年度大会,据说当时有很多美国政要包括副总统、国防部长、参议院多数党议长,超过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员都去参加了这个会议。会不会重演伊朗的悲剧呢?
 
现在全球感染人数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0万人!2个月之前没有人会想到疫情会蔓延到这种程度吧。不过张文宏医生早期就说过最坏的打算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昨天晚上我和以前的几个中国同事聊天,他们的办公室就和一个律师在同一个楼里。疫情爆发以后公司一直迟迟没有正式的通知是否可以在家上班,让他们非常焦虑,对公司的态度相当不满。还好,到了晚上公司正式发了下周在家上班的通知。我也觉得老东家太不人道,幸好离开了。反正星期一不管公司宣布不宣布都会呆在家里工作,现在的公司对工作时间本身弹性就极大,很幸运。
美国的朋友圈里也基本是两种态度,一种是不相信美国政府,觉得措施不到位。一种是相信政府做得不错。反正好和不好政策措施都在台面上,自己可以判断。就像恐慌感一样,判断力也是一个可以自己控制的东西。今天全美护士协会开了新闻发布会,批评政府对医护人员的保护措施不到位,政策有矛盾之处。我就特别支持一线的医护人员站出来说实话,保护好自己。必要时可以罢工,才能引起政府的重视。希望他们反映的问题早点得到解决,不要让悲剧重演。
 
很多人说纽约的情况很像武汉最初的情况,我觉得的确很像12月初的武汉,连病例的人数都不相上下,纽约的生活方式也是最接近武汉的美国城市。不同的是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这个病毒的危害性,并采取了各种措施。除了对是否需要戴口罩我尚有存疑之外,其他的措施我都很赞同,尤其欣赏电视里各级领导轮番露面的透明度。这几天下来感觉老百姓已经非常重视,到处都是在抹消毒液的人。所以我觉得纽约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极低,但是确诊人数几百上千我都不会太惊讶的。
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对我母亲来说一直是很郁闷的日子,开始是因为操心武汉,特别忧郁不想出门。现在是害怕染上不敢出门。不过趁今天是周末我还是带她到周围去爬爬山,透透气吧。难以想象武汉人民已经被关在家里40几天了会是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希望这场该死的瘟疫早点结束吧!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