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纽约蓝蓝 > 纽约蓝蓝:疫情中的纽约人(3/20)

纽约蓝蓝:疫情中的纽约人(3/20)

每天足不出户,写文章的信息来源主要是三方面,一是我和家人经历的事,二朋友传来的各种新闻。三是美国各种新闻渠道,包括电视和报纸。在这些大量的信息里我会提炼出我感兴趣的东西写一写。作为一个全球大事件,每天的新闻十分海量,我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只求尽量真实准确一些。但是我写的不是新闻稿,很多只是个人的感受和想法。每天还要8小时工作,所以还是有点辛苦的。用一张应景的图来表示比较夸张的我的感受。
 
 
今天白宫的新闻发布会没有什么惊天大消息,一是报税延缓3个月,二是加拿大墨西哥边境基本等于关闭了,只有特殊情况可以旅行,但不影响贸易。呼吁海外美国公民应该尽快回国,怕晚了就回不来了。
 
 
纽约州长今天颁发了更为严格的措施,除了特殊紧急行业,其他行业一律在家上班,经济损失以后由州政府承担。库莫说了一句我比较感动的话:我们会全力以赴,能救一个就救一个,以后回想起来可以说我们尽力了。
 
美国游轮公司carnival最近给总统建议使用他们的游轮来收治非新冠病人。一艘游轮差不多能提供1000张床位,能够开到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这样的城市。川普说会研究一下可行性。这个游轮公司真不错,反正现在游轮都是空着的,停着很浪费,不如支持一下国家,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疫情过后我都要去它家专门坐一次。
 
 
新泽西的一家人有4个人患新冠死去,极度不幸,都是在一次家族聚会上染上的。可是难得的是家属却捐了母亲的尸体用做医学尸检以帮忙医生科学家弄清楚这个病毒。美国人对生死的概念还真不一样,在中国人的概念里真的很难接受让自己父母接受解剖。
 
(失去4个人的新泽西家庭)
 
今天收到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的email,他们已经开始停止接受普通病人和非紧急性手术。一是防止交叉感染,二是腾出精力来给新冠的病人。普通病人建议使用网上门诊。这是纽约一家非常大的医院,我前年在那里做过一次急性阑尾炎手术,印象非常好,希望他们挺住。听说医院仍然非常缺各种防护物资,尤其是口罩,现在调动的物资很多仍然在路上。听说很多中国出口商想出口到美国却是政策不允许,这个消息还有待确认。
 
 
听了一个犹太医生的录音,他在反思为什么美国前期的防疫措施和宣传有那么大的误差,他认为政府的措施完全是根据发病的数据来对应的,而没有考虑大量无症状病人的传播能力。而这个病毒太狡猾了,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医生早期都没有足够重视这个病,他承认大家对新冠了解不够,现在造成了大面积的传播,在犹太社区尤其严重。所以他再次强烈呼吁民众一定要重视起来,自我隔离14天。
 
随着测检手段能力加强,纽约市的真正感染人数会很快浮出水面,目前已经3000多人。好在华人都在早期已经获得了大量的资讯,很早就已经比较重视了,各种防护手段都准备得比较好。但是我最担心这个病毒是不是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如果真是那样人类应该怎么应对?也许没有谁可以真正控制住这个病毒,一有机会它还是会冒出来。我们是否应该做好和病毒长期共存的准备?
 
 
纽约地铁人流量下降了60%,而通往郊区的火车更达90%,每日正常运行就有极大的财务窟窿。所以州长呼吁联邦政府出手挽救纽约地铁。想想我3月以后就没有再坐过地铁了,现在还真希望早日乘上那又脏又破又亲切的地铁,因为那就意味着一切都回归正常了。
 
昨天纽约市的结婚登记处也关门了,真正的爱情自然可以等到疫情过去之后。疫情期间不能结婚也不宜恋爱,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携带病毒”。同时纽约州出台90天不允许房东把付不起房租的房客撵出门的法案。
 
老公昨天非要开车出门去看看我们本郡的检测点,结果找了半天没找到,又跑到最近的一个医院看了一眼,发现Holy Name医院门口已经搭起帐篷,接受发热病人了。
 
 
今天(3/19/2020 )早上8点开始 我们博根郡作为新泽西第一个免费新冠状病毒的汽车检测站正式开放(7天都开)
 
地址:Bergen Community College,400 paramus rd, Paramus NJ parking lot B &C
 
有咳嗽、高烧、呼吸困难的人们请带上NJ居民证明接受测试,无需医生证明或介绍信。
 
温馨提醒:那些症状不明显的,或只是疑似而担心的请多在家几天观察一下,不然那边可能不会接待而且反而有被感染的风险,另外也增加工作人员负担,引起不必要的延缓,交通堵塞。
 
看到越来越多的华人在为本地的医院,警察局捐款捐物。我们附近的Tenafly华人捐了近一万,华夏中文学校博根分校募了1万7,准备给local医院警局邮局消防队等买口罩和防护服。另外一个朋友所在的新州南部小镇Montgomery的华人社区一天捐了1.5 万多美金,他们准备采购防护服和医用口罩捐助给镇急救中心,警察局和医院。
 
海外华人前半场捐给中国,后半场捐给美国,疫情让华人空前地团结起来。
 
昨天有留学生父母给我留言说现在最缺的是房源。很多学生留在曼哈顿的老房子里通风特别差。郊区住大房子的华人有空房的话是否可以考虑租房给学生?另外可以到airbnb上面看看,目前民宿受到重创,业主可能也比较容易讲价。
 
 
还有的父母希望我写西雅图或者洛杉矶的情况,但是我实在不熟悉那边的情况,不敢乱写。但是美国各级政府抗疫的手段基本是一致的,可能就是封城的程度不太一样。纽约的疫情肯定是最糟糕的,其他城市无论如何不会比纽约差,因为人口密度完全不一样,和对公共交通的依赖程度也完全不一样。
 
就算新泽西,大部分的居民都是住这样的房子,独门独户,出门全部开车,如果不去公共场所,传染的机会是非常小的。比如最初纽约上州隔离的那个小镇目前来看增长速度就远远低于纽约市了。疫情中可怜的是美国的广大球迷,只能看电视上放以前的球赛录像过瘾。
 
 
对我来说疫情期间正常工作是一个特别健康的事情,它可以让我免掉完全被病毒话题彻底淹没的危险,让我仍然觉得日子保持了某种正常状态。虽然在视频会议上你会看见同事为了躲孩子坐在院子里,身后鸡飞狗跳的场面(他真的养了7只下蛋的鸡)。
 
有的同事上周才历尽艰辛从印度回到美国,另外一个同事在机场守了2天才从纽约回到以色列。这真是一场和每个人都有关系的世界梦魇。
 
自从女儿回家后我们就开始实行分餐制,我特别怕她中招,虽然都说年轻人是最不容易中的。但是如果家里有人要得病我肯定愿意让我得。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次的新冠不容易传染孩子,如果反过来那才真正不可想象。孩子是我们的未来,他们应该有明天。
 
(意大利小镇)
 
另外我要转发一段意大利的朋友写的话,也能帮助大家了解一下意大利的情况:
 
“我需要对着有良知的善良的人们说一句:现实根本没有这么糟糕!我就在意大利红区生活和工作,我们都在家工作和学习,超市药店甚至宠物店都在营业而且货品琳琅满目。大家都是乐观理性,我们大家都活的很好充满耐心地等待疫情消退的那一天。
 
没有一个国度不死人,哪怕没有疫情的发生。
 
自私的“作家”们啊,请救赎你们的灵魂吧!不要断章取义,不要闭门造车,更不要把你的流量累积在对他人无辜的伤害中。
 
确实有一个疫区Bergamo小城非常严重,那里也是意大利人口老化最严重的地区,这一次死了不少老人,带自身病疾的患者占绝大多数,此城去世的老者平均年龄达到81岁。并不是全意大利都如此!造谣是比新冠肺炎更严重的一种瘟疫!”
 
因为这个系列文章开始受到了关注,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我大学时代的英语老师汪老师因为在网上读到了我的文章找到了我,真是意外又惊喜。以前在整个美术系我的英语算成绩最好的一个,和汪老师的关系也非常好,记得当时想翻译一篇有关时装设计的文章非常吃力还找他帮忙,他给我留下很多细心的注释。曾经想找到他的联系方式而不得。没想到因为我的文章和他重新连上了。他给我写了几句话让我非常动容:“偶然看到疫情中的纽约人,我想说两句话。第一句:在阳光下看到阴影叫眼毒,在阴影里看到阳光叫心善;尽管两者都是社会必要的存在,但我更喜欢后者:你属于后者。第二句:当年那群调皮得不成样子的孩子居然一个个都长大了,成器了。” 成器不敢当,但是肯定是成熟了不少。
 
另外很多朋友专门给我留言,感谢我写了这个系列,更多的是未曾谋面的读者以各种方式给我留言,鼓励我继续下去。
 
 
朋友圈读到一个单身妈妈Cathy 的故事。平时她是一个做手工的小业主,开了一个小小的店面。受疫情的影响关门了,包括所有代售的零售店,至少减少了90%的收入,本来就是一个人带两个女儿,现在经济状况十分困难。唯一能做的只能把都有的产品放到网上卖。
 
所有的作品都是cathy自己设计,一针一线亲手制作。这场瘟疫突如其来,太多的人受到影响。像我这样在家上班工资照拿的人已经算是太幸运了。出于好奇我真的就点开她的网店看了一眼:
https://www.etsy.com/shop/CatShyCrafts 
 
 
东西很悦目,又有一点童心。非常喜欢就买了几样算是支持她。喜欢手工的朋友不妨进去看看。能支持她一下就更好,你买一样小东西就可以解决她的一顿饭了。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就是因为喜欢她的作品。



推荐 7